第287章 该回去看看了(1 / 1)

饶是他皮粗肉厚,黑脸膛上,也能瞅得出一层潮红。

铃儿终身大事的危机,自此化解为无形。

至于那位解都伯解依云,席月什么也没做。更没有事后找她说话、开解什么的。

一路南行,席月不信她看不出铃儿和广义之间的情。就这样还想插足上位,通过舆论造成既定事实。聪明归聪明,不排除有心机。

对这种人,席月向来敬而远之。

至少她的手下,以后没了这位青云直上的机会。

她急缺人才,可更注重的,首先是品行。

隆冬季节,大雪纷飞。

明明是毗邻江南的土地,不知为什么,比北方的天气还冷得彻骨。道路被封,房上地下,积了厚厚一层雪。人踩进去,一脚拔出来一个深坑。

这个时候,连民兵训练也暂停了。

除了留下必要的巡逻队和哨兵,人人窝在新房子里烤火,吃东西,谈天说地。

由于做好了充分准备,今年没有冻死、饿死一个人。

这在当地老百姓眼中,简直是个不可思议地奇迹。

和铃儿一样畏冷,把自己裹成圆滚滚一头熊的席月不知道,她的名声,在桃源镇几乎达到了一个神话的地步。

播种下的菜苗,一周后便抽出了嫩芽。可惜随之而来的恶劣天气,菜苗尚未来得及长成,便被摧毁了大半。

对于这种情况,席月是沮丧得要死的。

不过相应地,镇民们却无比兴奋。

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土质神奇改变,来年春耕,他们完全有望正常地种植、收成!

席月的名声越来越被神话,跟这片土地被改变极其有关。

一旦有人说女镇长不是神仙,深信不疑这个传言的镇民们就会马上反驳:

那你怎么解释女镇长没来之前,土地荒芜贫瘠;而女镇长来了之后,这片不毛之地由砂砾坚土,转化为肥沃良田呢?

宫九想去给席月倒腾点蔬菜。席月犹豫良久,拒绝了他这个诱人的提议。

这里又不是现代。冬季蔬菜只属于权贵们专享,有价无市。

就算宫九好不容易倒腾点了,她能一个人吃独食吗?

杯水车薪。还不如和大家同甘共苦,一起期待来年。

如果被外人知道她这个想法,怕还会觉得她矫情:一个连吃饱饭都是奢侈的年代,竟然有人吃肉吃腻了,想吃蔬菜。

传扬出去,绝对对她的威信造成相当大的打击。

她还是低调点,随大流吧。

有国有家者,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贫而患不安。

这句话,几千年充分证明老祖宗们的大智慧。

与宫九相依相偎,半躺半坐在软榻上烤火,她觉得人生已经如此圆满。短时间“食”这个瑕疵问题,可以忽略了。

“在想什么?”

宫九轻柔地摸着她出神的脸。

她一直把玩他黑长发的手突然停住,眼望窗外,痴痴发怔。

她慢慢收回视线,继续理顺之前被她编成小辫、他的头发。声音少许沉闷:

“想......大哥了。也想三妹。”

尤其是大哥席文。

那是她初来这位面,茫惶无措、举目无亲、孤立无援时,对她最好最亲的人。

落得如今相逢是仇敌的地步,每一寻思起,就痛不可忍。

这个时候,大哥正在做什么呢?

为席家仍在外奔波劳碌;还是同她一样,在家中舒适烤火?

“不如......”

宫九想了想:“本尊带你回去看看?”

席月一顿,在他怀中坐直身体,转头看看他。

“趁现在闲了,”宫九微笑:“有些事,也该理理清楚了。”

让他的女人,背负弑父弑母、不忠不义的恶毒名声,痛苦至今。有些人,有些债,的确该讨还了!

席月没说话。不过从她骤然紧攥的双拳,宫九知道,她心动了。

“这一去不知几天,我得先和铃儿玲珑,广左他们说声。”

“本尊在这里等你。你准备好了,就回来。”

席月赤足跳下地,往外跑了两步,又回头,抱住他猛亲两口。方才蹬上靴子,飞奔出房。

看得出,他的提议,很得她心。

宫九目送她背影,有些无奈地弯弯嘴角。手指弹出一缕劲风,灭了火盆旺旺的火。

作为冷血黑暗生物,他不喜光,不喜火。偏偏喜欢上的人,无比向往光明。他很高兴她从不用世俗的眼光看待他。但这完全不把他当作异类生物......有时其实也比较纠结。

所以爱一个人,就要包容她的所有。是这个意思吗?

重新归于昏暗阴冷的房间,宫九静静靠回软榻上。

席月很快找到铃儿、玲珑、广左等人。

天气冷,暂时都没什么事,除了她和宫九两个人躲房间里过二人世界,大家都在前院大厅聚齐烤火。谈谈笑笑,顺便说些镇务宅事,挺和谐。

见到席月现身,他们很意外,更多是欢喜。

铃儿赶紧丢了手炉,第一个跑上去迎住自家小姐:“小姐,您怎么过来了?”

后院到前院,很要走些时候。路面积雪,雇佣的帮工还没清理干净。玲珑过来,两人帮忙,一起拍打席月裙摆上雪渣。

席月环顾一圈:广左、广辰、苏怡等在场女亲卫,都是自己人。便放心说了:“我打算和宫九回池城一趟,所以,来和你们说声。这几天,你们照以往,继续管理好镇子就行。”

铃儿握住她的手一紧:“小姐!大公子如今视您为不共戴天的仇敌,您、您怎么还能回去?且孤身......就和宫先生两人?”

“正因如此,我才更需要回去啊!”

席月接过玲珑塞过来的手炉,抱在怀里:“我不能眼瞅着真凶逍遥在外,大哥还懵懵懂懂,恨我一世。不把这真凶揪出来,我寝食难安。父亲九泉之下,也难瞑目。”

“现在镇上比较太平,冬天也没那么多事,正好让我回去一趟,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有用线索。”

转向沉默不语的广左:

“大雪封山。我们出不去,外人进不来。宫先生只能带我一人,你们知道的。所以,这次就由我和宫先生走这一趟。你们安心在家,好好休养段时间吧。来年春耕,会很繁忙。”

最新小说: 穿书女配之不期而遇 玉无香 招惹上美强惨那些年 带着物资穿成年代文里的反派娘 王爷请你莫要近身 撷明月 穿书后我给自己挖了许多坑 登堂入室 暴宠:许你一抹阳光 反派她又把作精欺负妖化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