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1章(1 / 1)

直到几个管事的讨论完,定出一个方案,这才开始第三轮金仙级别的战斗。

第三轮的战斗放在了第二天上午。

比赛了一天的时间了,大家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。

有的人回了落日城,有的人不想离开乾云山,所以就留下来,继续修炼。

琉璃烟很久没有碰到床了甚是想念,与师兄们打了一声招呼就回落日城了。

雪漪澜依然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一起离开了。

云潇看着师妹离去的背影,眼眸颤抖了一下,最终垂下了头。

穆和看着大师兄这个样子,心有不忍,想了想还是开口:“师兄,你,其实小师妹现在很开心对不对?”

不忍心把话说的太绝,穆和也只能委婉的说。

闻言,云潇抬起头看着穆和。

“师弟,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想说什么大师兄应该清楚,我看的出来,大师兄对小师妹的感情早已经不是兄妹之情了。”穆和深沉的看着他,一字一句的说。

“那又怎么样?师弟对师妹的感情,从来都没有隐瞒,不是吗?”云潇的声音很轻,听不出什么情绪,但是,他的眼神出卖了他此刻的想法。

“呵呵!”穆和苦笑了一下,说:“是啊,纵使我们陪伴了她多年,依旧抵不过一个陪伴了她两年的人,你说。我还有什么办法?为今之计,只要她幸福开心,做师兄的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云潇知道穆和对小师妹的感情,但是,现在听到师弟这样说,他的内心很复杂,二十多年了,他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,本以为这一生可以与她走在一起,没想到,到头来一场空。

穆和看得出来大师兄复杂的情绪,无奈摇摇头。

“大师兄,小师妹的性子你也清楚,为了她在乎的人,哪怕是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,但是,这也只不过是亲情,她把我们当做了亲情。”

云潇听着师弟别有深意的话,默不作声,明白师弟所说的话都是真的,但是,他现在依然无法放下她。

好不容易心动一次,他没办法就这样放下。

穆和知道大师兄需要时间,所以,他也不在说什么。

别人哪怕说上一万句,他若是想不通的话,那也是白搭,还不如让他自己想明白一切。

琉璃烟与雪漪澜两个人回到了落日城,每个人要了一间房,洗了洗澡,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了一个美美的觉。

直到第二天,太阳升起,所有人已经开始出发乾云山了。

琉璃烟这才缓缓的起身,在空间里挑选了套,蓝黄两个颜色组合的衣服,抹胸款式,腰间是一条五指宽的腰带,袖子是喇叭花的形状。

一头乌黑发亮及腰的头发垂落在身后,她简单的挽了一个丸子头,用一根便宜的珠钗固定住。

额前有一缕头发垂落下来,未施脂粉的素颜,看起来比那些画了妆的人都要美上几分。

她缓缓的推开门走了出去。雪漪澜恰巧也打开房门走了出来,两个人四目相对,看着对方。

雪漪澜依旧一身洁白无瑕的白色衣袍。

俊美无邪的容颜,带着放荡不羁,潇洒君王的气势,她都开始怀疑,他的身份是不是哪个国家的王子了。

看着雪漪澜永远一身洁白无瑕的衣袍,琉璃烟都开始他是不是太过单一了。

不过,不得不说他穿白色的的确非常好看,好看到让人百看不厌,反而还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。

她从来都不知道还有人能把白色穿的这么好看。

“小烟儿,口水流出来了……”雪漪澜看着迷瞪的琉璃烟调侃。

闻言,琉璃烟立刻伸手去擦嘴巴,伸手并没有摸到什么,这才知道自己被雪漪澜耍了。

“哈哈哈哈!”雪漪澜看着她还傻乎乎的去擦嘴巴,爽朗的笑声自他口中而出。

他是高兴了,但是,有人的脸色已经黑了。

琉璃烟怒瞪着这个调侃自己的坏蛋。

太过分了,刚刚起床,就这样欺负自己,他这样真的好吗?

看着他爽朗的笑声,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这样说,平时,他都是抿唇一笑的,今日是怎么了?让他这样的开心?

“雪漪澜,你今天别忘记我昨天交给你的事情!”琉璃烟不想与他计较这鸡毛蒜皮的事情,说完,转身而去。

雪漪澜止住笑容,看着离开的背影,嘴角依旧挂着笑容,快速的跟了更了上去。

两个人快速的朝着乾云山飞奔而去。

此时的乾云山上的人已经都开始热身了。

准备战斗的战斗,准备下注的下注,坐在一边看戏的看戏。

“咚咚咚!这第三场比赛,经过我们几个人的讨论,觉得还是让五个人一起动手,最后赢者为胜利。”

众人听到主持人都这样说了,立刻在下面窃窃私语,都在讨论今天究竟谁能在四个人的手下脱颖而出。

琉璃烟刚刚到了这里,就听到那管事的这样说,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。

这些人做出这样的安排,很明显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想要他们打成平手,最后两败俱伤,然而这押注的晶石就归他们所有。

不过,她琉璃烟才不会上当,今日,她要作为最大的赢家。

就在主持人把规定说完之后,又说了押注的情况。

“昨天的一场战斗,我知道大家有输有赢,但是为了大家的利益,我们今天从新更改了一下规矩,今日以一赔十,今天金仙级别的五位选手,修为实力很不一般,不管押哪一方都有可能获胜。”

听了管事的话,下面的人疯了一样,立刻下注,在这些人的眼中,这金仙后期的修为实力都很不一般,但是,今天若是能赢上一场的话,那么,他们以后的日子也会过的相当的丰富。

琉璃烟勾唇一笑,不管这规矩怎么变,反正今天她是赢定了,以一赔十,也不知道,这些人是否已经做好了赔钱的准备。

她今天押上五万,若是赢了,那就是五十万晶石。

无论如何,她今天都不能输,但看这50万的晶石,她也不能输。

主持人满意的看着下面的这些人,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,不过,那一双精明的眼睛,一直都在算计着什么。

“咚咚咚,参加比赛的五位选手做好准备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!”主持人开口。

这个时候,有人已经走到了擂台上。

五位选手中,流仙宗的李欢,青云宗的北冥月,无影宗的池暖年,玄天用的吴易,加上金仙宗的琉璃烟。

四个人中,有三个人琉璃烟都认识。

擂台上,五个人都出现在上面。

李欢看到琉璃烟眼神里迸发着恨意。若不是她,小师妹的脸又怎么可能毁容?他今天一定会为小师妹报仇的。

北冥月与池暖年看着琉璃烟微微一点头。

“璃烟师妹,今天能与你在这里较量一番,也算是有幸。”说话的是北冥月,他从一开始就对琉璃烟有意思,无奈,两个人并非一个门派,而且相处的时间几乎没有,再加上琉璃烟身边还有一个容貌惊人的雪漪澜。

让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。

“北冥师兄不用客气,既然是比赛,自然要尽全力不能放水,对不对?”

“师妹说的是!”北冥月讪讪一笑。

然而,池暖年也只是对着琉璃烟微微颔首,并没有过多的语言。

琉璃烟出于礼貌,也回了一下。

吴易根本就没有想要开口的意思,在他的眼中,只有他的手中的刀,只有战斗。

五个人各自战力了一个角落,都警惕的看着对方。

“比赛开始!”主持人立刻下令。

五个人,三个人手中带着武器,琉璃烟与池暖年都是安静的站在那里,谁也没有动。

但是,李欢却拎着剑朝着琉璃烟攻击了过去。

众人都以为会是四个男人,先开始动手攻击对方,谁也没有想到流仙宗的人竟然提前动手对金仙宗的人。

下方的人一个个惊讶不已,流仙宗的人,刘月,湘莫两个人的脸色难看的已经不能在难看了。

然而,琉璃烟并没有把李欢的攻击放在眼里,在他的剑气形成一柄刀朝着她刺过来的那一刻,她的身影突然的在场中消失了。

“呼……”

台下的人看到琉璃烟竟然消失了,所有人抬起眼四处张望,想要看看琉璃烟是不是身法诡异的躲开了。

上下左右前后全部都看过来了,依旧没有看到琉璃烟本人在哪里?

台上的李欢惊诧之余立刻警惕的看着四周,就怕琉璃烟突然来一个袭击。

可是,他没有等到琉璃烟的攻击,却的等到了,北冥月的攻击。

然而,池暖年也对上了吴易,四个人在擂台上打斗起来。

然而,琉璃烟却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一个角落里,看着他们打斗。

就在刚刚那千钧一发之间,她立刻动用了无影珠,隐身,让李欢的攻击落了一个空?

她自然明白李欢的敌意是来自哪里,不就是他爱慕的师妹脸毁了,他把这个仇恨算在了自己的头上。

不过,李欢的修为进步的挺快的。

若是琉璃烟直知道,李欢一直抱着想要杀死她的念头,在这两年里,不停地修炼,修为才有长进的,估计,她一定会大骂李欢神经病。

众人看到琉璃烟又出现在了擂台的角落里,立刻就明白,她身上一定有什么可以隐秘身体的法宝,一个个贪婪的望着她。

琉璃烟慵懒的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切。

李欢发现了琉璃烟的身影,立刻一剑挥出,看那样子,他今天就是想要狠狠地教训一下琉璃烟。

然而,他这一剑的确挥出了,琉璃烟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。

北冥月看到李欢与自己打斗还有时间分心去对付琉璃烟,他立刻不高兴的看着他。

“李欢,你的对手是我!”北冥月不满李欢的态度,手中的剑快速的挥出,一剑一剑的攻击李欢。

李欢被他打的节节败退,但是,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琉璃烟的身上。

这个时候,众人在不明白李欢这是在针对琉璃烟那就是傻子了。

金仙宗的弟子看到这一幕,脸色难看的很,若不是在比赛,他们早已经冲上去好好的收拾一下流仙宗的人了。

琉璃烟也感受到了李欢那几乎疯狂的敌意,不过,这李欢当真是猪脑子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对自己的第一这么重,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,只怕结束后,李欢的麻烦不断。

她不敢保证金仙宗的弟子都会为自己出头,但是,她知道,有几个人会为自己站出来的。

北冥月看着李欢死性不改,勃然大怒,立刻发出一招强烈的攻击,直接把李欢打的吐血。

流仙宗的人看到师弟受伤了,一个个担心的看着他。

然而,古婉仿佛没有看到一样,她知道李欢这么做就是想要为自己出一口气,但是,她也不会因此感激他,只会感觉他是多此一举。

李欢吐了一口鲜血,立刻伸手擦掉嘴角的血渍,看着北冥月,手中的剑指向他,说:“你既然非要阻挡我的脚步,那么,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语毕,李欢的气势逐渐变的锐利无比。朝着北冥月攻击过去。

北冥月知道他终于认真起来,也一脸严肃的看着他,已经拭目以待了。

然而,池暖年与吴易的战斗就没有那么激烈了,池暖年轻而易举就将吴易击败,吴易下了擂台,池暖年同样站在一个角落里看着北冥月与李欢的战斗。

众人都以为李欢会败在北冥月的手中,谁知道,李欢在一阵阵剑芒中,激起了四周的尘土让四周看着灰蒙蒙的,他一手成爪的形状,朝着北冥月的心脏抓去。

然而,琉璃烟却看出了一丝丝门道,立刻闪身来到了北冥月的身边,带着他离开了那个地方。

待一阵阵灰尘下去后,李欢这才看清楚北冥月被琉璃烟带走了,眼眸中带着戾气。

“璃,璃烟师妹……咳咳咳……”北冥月呛的咳嗽起来。

“他一定修炼了邪术,刚刚他的手指上出现了一层层黑色的东西,你若是被他抓中,估计你这会就躺在地上了。”

北冥月听到琉璃烟的话,想到了刚刚那一阵阵的剑意里面似乎也有淡淡几乎看不到的黑色。

此刻,北冥月一阵后怕,幸好璃烟师妹救了自己,要不然,他今天真的交代在这里了。

琉璃烟一把把北冥月推到了一边,一脸的严肃盯着李欢。

看到琉璃烟出现了,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,仿佛,下一刻,琉璃烟就会死在他的手下一样。

“北冥师兄,你到一边去,这个人,由我来对付!”琉璃烟对着身边的北冥月说。

“啊,哦,师妹,你要小心他!”北冥月也觉得自己不再是这个修炼了邪术的李欢的对手。

而且,他对璃烟师妹的修为很看好,说不定,这个李欢还能再璃烟师妹手中吃亏。

所以,他很干脆的同意了。

琉璃烟见人走了,剑缓缓的出现在自己的手中,剑尖朝下,一脸的肃杀!

“嗤,我还以为你要做缩头乌龟呢!”李欢耻笑道。

“李欢,我自认为与你无冤无仇,甚至还救过你们性命,你竟然如此恩将仇报视我为仇人,今日的比赛,只要不把人打死,那就无所谓,所以一会儿会发生什么,你自己最好心里有准备!”琉璃烟的话很明白。

她就是要清清楚楚告诉李欢,他敢这样仇视自己的恩人,那么他就要做好接下来的准备,今天,她就要仇视自己的人知道,她琉璃烟也不是软柿子。

“嗤,恩人?”李欢耻笑:“没错,你的确是就够我们,可是那又怎么样,这里是擂台在擂台上就不分你我,所以,你也别想让我对你手下留情的。”

“你放心,我是不会让你对我手下留情的,但是,就你那点儿实力,哼哼……”琉璃烟不屑的倪了他一眼。

李欢的性子本来就沉不住气,看到琉璃烟这么不屑的样子,心中立刻怒火滔天加上古婉师姐的事情,所以,他不在说什么,提着剑就冲了上去。

李欢的剑上隐隐约约带着淡薄的黑色,但是,琉璃烟的剑上却是淡薄色的彩色,两相对比就像是一正一邪。

李欢挥舞着手中的剑,一道道剑气快速的奔向琉璃烟,然而,琉璃烟轻而易举的就躲过去,最后出现在李欢的身后,手中的剑轻轻的一挥,一道剑气快速的朝着李欢的腿击去。

“嗤!”一声刺入肉里的声音响起。

李欢也发出一声闷哼。

琉璃烟看了看自己的手,不好,不对他留情的,她还是手下留情了。

然而,这一剑并没有让李欢意识到什么,只是更加让他兴奋。

转身快速的一道道法术打出,对着琉璃烟攻击过去,把琉璃烟所有的路全部封死。

琉璃烟摇摇头,直接消失在原地,不过,她的声音却响起:“李欢,你认为你修炼了邪术,就可以对付得了我吗?”

琉璃烟的声音不大,但是,在场之人修为个个顶高,耳朵也是灵敏的,怎么可能听不到?

下面的人听到这一句,立刻看着李欢。

流仙宗的人也是震惊,一年前,李欢说要独自去修炼,难道就是那个时候他去修炼了邪术?

想到这里,流仙宗除了古婉,魔香儿,其他人都是面露难堪。

李欢被人拆穿了一切,神情变的睚眦目裂,死死的瞪着琉璃烟。

他的嘴角还挂着嗜血的笑容,说:“既然被你看穿了一切,那么你今天就去死吧!”

李欢立刻放出大招,想要让琉璃烟一击毙命。

他永远不知道,琉璃烟前一刻还在这里,下一刻就会出现在他的身后。

李欢因为没一招都没有打中琉璃烟,气的火冒三丈。

“琉璃烟,你特么的只会躲吗?”李欢找不到琉璃烟身影,也只能在擂台上大声咒骂。

台上的人,台下的人看到李欢,这样没素质,一个个对着他摇头,多说什么,这样修炼邪术的人还不如直接杀掉算了,以免以后给修仙界带来什么麻烦?

“李欢,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仇视我?”

李欢邪邪一笑:“你想知道?行,等你下了地狱,我就告诉你!”

“你不用在这胡搅蛮缠,你不说我自然也知道,古婉的脸又不是我的错,你凭什么把这个仇恨记在我的身上?还有,你仇视我不是一次两次了,我一次一次的救你们,你们反而恩将仇报,那么,你也休怪我对你不客气,我今天若是不给你点教训,别人还以为我们金仙宗的人好欺负?”

琉璃烟的声音冰冷刺骨,不带任何感情。

“哈哈哈哈,有本事你就来呀,我李欢不怕你的!”

下一刻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琉璃烟迅速出现,然后再消失,来来回回好几次,最后出现在李欢的面前,手中带着淡七色的光芒,狠狠地击在了李欢的丹田。

接着就是,手中的剑快速的将李欢的手筋挑断。

李欢措不及防,一阵阵疼痛让他几乎晕死过去,但是。他依旧死死的咬着牙齿,不让自己发出一声声音。

下面的人看到琉璃烟直接废了李欢,一个个脸色很难看。

毕竟修为到达金仙后期那是很不容易的事情,如今轻易地被她给废了,若是换做其他人,估计早已经晕死过去了。

琉璃烟就那样站在那里,俯视着地上爬不起来的李欢。

“李欢,对你这样恩将仇报的人,我琉璃烟绝不姑息。”

此时,金仙宗的弟子一个个欢呼。

“师妹干的漂亮,废了他都是轻的!”

“杀了他都不为过,这样修炼邪术之人,将来一定会给修仙界带来一定的麻烦。”

“好,师妹真棒!”

有人开口了,所有人跟着附和,但是,此时,所有人的眼中,心里对琉璃烟有了一个新的评价。

那就是宁愿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这个女人,否则的话,下场一定凄惨无比。

“琉璃烟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李欢,说,是谁在背后教你练邪术的?你和之前玄天宗的东岳是不是一伙的?”

面对琉璃烟的质问,下面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。

“东岳?那不是玄天宗的弟子吗?这是又怎么和天玄宗扯上关系了呢?”下面的议论纷纷。

李欢决然一笑,耻笑道:“东岳,呵呵,就他那点东西还不够看,若不是我修炼的时日不够,你认为我今天会输给你吗?会让你废了我的修为吗?”

“呵呵,是吗?可是你再也没有机会了,就你现在被废掉的修为,没有神级高级炼丹师,是无法恢复实力的。你认为你有那个实力去请出神级炼丹师吗?”琉璃烟的表情很慵懒,说的话也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。

“琉璃烟,你如此恶毒,一定会不得好死的!”李欢愤恨的冲着琉璃烟怒吼。

“璃烟师妹,你刚刚说东岳,他怎么了?”吴易立刻问询。

“哈哈哈哈,玄天宗,你们都不知道,东岳已经死在了这个恶毒的女人手中了。”李欢趁机挑拨。

你下面的人一个个惊诧不已,然而,玄天宗的人,一个个跃跃欲试,想要讨个说法。

流仙宗的人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。

“李欢,你特么的,挣得眼睛说瞎话,东岳那人明明想要致我们于死地,他修炼了邪术,是璃烟师妹拼死相救,最后东岳被高人灭了,你怎么可以把这件事诬赖到璃烟师妹的头上?”湘莫愤恨的看着台上的李欢。

他从来没有想到,自己同门师兄弟,竟然能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,而且,对待救命恩人竟然是这样的态度实在是让人失望。

“没错,湘莫师弟所说的全部都属实,李欢师弟,师兄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恨璃烟师妹,但是,像你这样是非不分,恩将仇报的人,我们流仙宗容不下你,我代表流仙宗掌门,将你逐出流仙宗,从此以后你也不再是流仙宗的弟子。”刘月冷漠的声音打击在李欢的心上。

然而,刘月立刻转头看着琉璃烟,眼中都是愧疚:“璃烟师妹,真的很抱歉,作为流仙宗的大师兄,我竟然没有管好自己的师弟,回到宗门我会负荆请罪!”

“刘月师兄,这件事本就与你无关,是他自甘堕落,为了他心目中的人,蒙蔽了自己的眼睛蒙蔽了自己的心,所以他才看不清楚,这不能怪你!”

“璃烟师妹,你和我们东岳师兄是怎么一回事?为什么说他修炼邪术?”

玄天宗的人立刻蹦了出来,冲着琉璃烟叫嚣。

琉璃烟冷冷的倪了他一眼,并没有做出更多的回答。

她把目光落在了吴易的身上,看着他:“你若是想要为东岳报仇尽管来,我不会惧怕你!”

“嗤!”吴易伸手摸了摸自己手中的剑,一脸倨傲的说:“那个废物,还不至于让我为他报仇,他修炼了邪术,就算不是在外面,回到宗门同样也是死,是在哪里还不都是一样?”

玄天宗的弟子听到他们的师兄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立刻闭上了嘴巴。

“呵呵,是吗?可惜,不知道他修炼的邪术是不是与李欢同出一辙呢?”琉璃烟的目光落在李欢的身上。

李欢的眼神闪躲,四处扫描。琉璃烟把他所有的举动全部看在眼里,嘴角勾了一下。

一脚就把李欢踢下了擂台。

“刘月师兄,这人是你们流仙宗的弟子,还是你们自己管教吧!”

众人眼睁睁的看着李欢摔在地上,没有一个人去扶他。

刘月随意让两名流仙宗的弟子把人带来过来。然后也不会他看伤,就那样晾在那里。

台上还有三个人,北冥月也休息过来了,手中的剑队上了吴易。

“吴易,现在只剩下我们四个人,但是身为男人,我们必须要先决斗完之后,再说后面的事情。”

“好啊!”吴易的话很轻,但是,也很冷。

池暖年也没有什么意见!

北冥月与吴易两个人很快的就打都在一起。

琉璃烟却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立刻来到池暖年的身边,说:“池师兄,不如我们一起,快点结束这一场战斗如何?”

池暖年点头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这边,北冥月与吴易,另一边,琉璃烟与池暖年。

琉璃烟这边,两个人仿佛心照不宣一样,同样用着剑技,两个人打斗在一起。

半个时辰过后,北冥月输在了吴易的手中,他自然很大方的认输。

然而琉璃烟去池暖年两个人打的平分秋色,但是,在外人的眼中,他们两个人就是打的平分秋色,实际上,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明白究竟是谁胜一筹。

片刻,两个人也停下了手,众人都想要知道结果,可是,看着他们两个人停下来了,都有点疑惑。

“璃烟师妹,今日能与你打得这么欢畅淋漓实在是,难得的机会。”池暖年抱手说。

“池师兄说笑了,应该是璃烟的荣幸!”来而不往非礼也,琉璃烟同样说着客套的话。

“我很期待璃烟师妹接下来的比赛!”池暖年说完就跳下了擂台。

众人看到这里,哪里还不明白他这是认输的意思。

此时的台上只剩下琉璃烟与吴易两个人。

两个人本来就对彼此不熟悉,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的废话,直接打斗在一起。

现在,擂台上只剩下了两个人,他们要赶快把数据统计出来,看看自己究竟赚了多少晶石。

管事们,一个个抱着手中单子统计着。

“呵呵,老王啊,我们今天可是赚了不少了。”

“老张,东西还没统计完呢,你怎么知道赚不赚?”老王打击道,但是,他的嘴角里也挂着淡淡的笑容,表示今天一定是赚大了。

因此,他之前都有所记载,池暖年,北冥月与李欢都有很多人押注,现在,这三个人已经下掉擂台了,那么只剩下两个人了。

最新小说: 撷明月 登堂入室 带着物资穿成年代文里的反派娘 穿书后我给自己挖了许多坑 招惹上美强惨那些年 王爷请你莫要近身 暴宠:许你一抹阳光 穿书女配之不期而遇 玉无香 反派她又把作精欺负妖化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