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章 暴雨(1 / 1)

郁莎莎光明正大地跟在左清后方不远处走着。

她最近放学也不睡觉了,每天都等左清离开学校。

她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身形,每天就不远不近地跟着他,和他一起坐公交,看着他去书店、去文具店、去买饭,更多的时候左清都是从学校直接回家,顺路在小区外面买份饭。

“我在保护你。”郁莎莎双手抱臂走到路灯下,化了浓妆的眼睛此时看不太清具体的情绪,“你不知道你走的这段路很偏吗,而且你住的地方几个社会势力混杂,每天乱的很,这种地界我郁莎莎的名号都不一定管用。”

“你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,穿着白桦校服每天晚上单独行走在这种地方,简直就是在和他们招手大喊‘来打劫我’啊。”

左清听了郁莎莎的话却冷笑一声,显然没有相信她的说辞,“你的感谢我已经收到了,已经足够了。如果你真的想谢我,就不要再跟着我,这对我来说很困扰,更像是恩将仇报。”

“……”郁莎莎被左清微凉的眼神和那声笑刺到了,她第一次这么费心费力地对一个人好,却被说成恩将仇报?!

咬了下嘴唇,郁莎莎努力压下因面子被伤到涌上的怒气,直接转身离去,“好心当成驴肝肺!随你吧!”

左清看着女孩离开的背影,她扎成马尾的一头粉发随着她走动一摇一摇的,在阴沉昏暗的天空下和只有水泥色的路上,那一抹色彩显得格外亮丽。

左清转身回家。

在那之后郁莎莎就真的没再跟着他了,也不让人给他送吃的了,他的生活恢复了平静。

再到后来他参加了转学后的第一次月考,看着自己的名字挂在第一名的位置,面对同学们惊讶的眼神,他依然神色淡然。

“左清,难道你是特招生转进来的?”有同学问道。

左清没有回话,微微低下了头。

那同学以为左清有些自卑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诶?没事儿没事儿!我没别的意思啊!在我们这种人眼里你们特招生也超牛的啦!”

“不过你记得离学校华冠社的那些人远点,他们最看不起特招生,自诩高贵,不屑和平民为伍,其实那里都是家里没教养的暴发户,恶心死了。

真的顶级世家子弟像是学生会的那些干部,都挺好的,很有风度……当然,其实很多同学跟我一样,你就把我们当普通人就行,也没啥太大本事……”

左清点了点头,只是听着没有多说。

日子继续一天天过去,一切都那么平常。

只是这天,左清在回家的时候,在那天赶走郁莎莎的那条路上,居然真的遇到了打劫的混混。

“呦,没想到咱们居然碰到了一只白桦的肥羊,这可不常见啊。”

“小少爷,哥们儿几个手头有点紧,借点儿钱给我们花花呀?”

四个混混围了上去,将左清推进了小巷……

——

“喂,干嘛?”郁莎莎正喝着奶茶,手机响了不耐烦地接了起来。

“莎姐!你快来呀!左清真的被人打劫了!我不会打架,没法帮他,地址是……”

电话那头的声音又小又急切,郁莎莎一听拽起书包就往那边跑,幸亏她来的奶茶店离得不远。

等郁莎莎被跟班带到巷口的时候,左清已经不知道挨了几下了,嘴角明显有伤。

“混蛋!”郁莎莎骂了一声,从书包里掏出防身器,直接冲了过去。

几个混混看见郁莎莎就惊了,“卧槽?!这一头粉毛是不是白桦郁莎莎?!她怎么会来这边?!”

“赶紧跑!咱们打不过她!”

“哼,想跑?”郁莎莎将握把一甩,棍子“唰”的一下伸展出来,闪着凛凛寒光,拦住了几个混混的去路。

“知道我的大名还敢欺负我的人,找死!”

郁莎莎眼神一暗,周身凶煞之气四溢,长腿步下生风,走向已经开始瑟瑟发抖的几人。

……

郁莎莎将左清掉在地上已经裂了的眼镜捡了起来,插到他短袖上衣的口袋里后转身就走。

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。”左清忽然开口问道,“这里离学校不近。”

郁莎莎还没回答,她身边的跟班就立刻开口了,“我们莎姐担心你,我们这些小弟每天轮流值班跟着你,怕你发现还让我们换下校服。

今天轮到我了,这不我不会打架,赶紧让莎姐过来了。

果然还是我们莎姐威武!那几个人一听我们莎姐名号就快吓尿了!”

“闭嘴!谁让你回答了!?问你了吗?!”郁莎莎伸手推了一把身边的男生,露出的耳朵可疑地红了起来。

郁莎莎羞愤地快步离去,她觉得自己面子都被丢尽了。

人家本来就不领她的情她还眼巴巴的舔着脸去贴人家冷屁股,简直就是有病一样!

关键是还暴露了!

她郁莎莎也是要尊严的!

左清看着郁莎莎摇曳的粉色马尾,忽然无声笑了一下,平静的眼眸里也亮出了几分光彩。

——

第二天放学,郁莎莎睡醒后懒洋洋地背起书包。

这两天隔壁的隔壁中学换了个新老大,刚一上任就要单挑她,她下午出去打了一架,大热天的,今天又闷得要死,累得她回来呼呼大睡,根本不想动。

刚一转身从后门出去,郁莎莎就差点撞到人。

眼前是那个清风明月般的少年,郁莎莎忍不住看了两眼后想起昨天的尴尬没好气地说道,“你堵这干嘛?!”

左清眨了下眼,似是犹豫了下后缓缓说道,“昨天的事,想感谢你,请你吃饭。”

“……”

郁莎莎沉默了几秒,有些怀疑地看着左清。

“去吗?”左清又问了一遍。

见郁莎莎盯着他不说话,他后退一步转过身,“不去的话我就……”

“我去。”郁莎莎打断左清的话,率先往前走。

边走郁莎莎还边骂自己没出息。

舔狗舔狗,舔到最后一无所有!

偏偏她还忍不住!

——

听说左清是特招生,郁莎莎没有挑很贵的餐厅,带着左清去了一家评价不错平价餐厅。

两个人一路走在一起十分惹眼,毕竟两个人一个人看起来气质干净乖顺斯文,另一个则完全相反,妥妥一个不良少女。

两人安静地吃完了一顿饭,没有多余交流,就好像是完全不认识拼桌的一样。

吃完饭他们走出餐馆门口,左清说了声再见后就准备回家。

但郁莎莎却一直跟在左清身后。

“你还跟着我干什么。”左清转身问道。

“保护你,如果他们再找人来报复很麻烦。”郁莎莎说着,紧接着她意识到这话显得她很在意他一样,又语气急切地补充,“所有白桦的人都归我罩!我不可能让他们爬到我头上作威作福!”

左清看着少女悄然红了的耳朵没有多说什么,转过身继续走。

郁莎莎默默跟在他身后,还是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又到了那条路,郁莎莎稍稍离得近了一些,偶尔踩一踩左清被拉长的影子。

踩着踩着,郁莎莎发现地上出现了零星的圆点。

头顶上落下了一滴水,紧接着,天空“哗啦啦”落下了密集的雨串,大雨瞬间倾盆而下。

这附近根本没有能躲雨的地方,郁莎莎也没带伞,只能先把书包顶在脑袋上,但根本不管用,雨太大了。

左清见下雨了赶紧回过头来找郁莎莎,见她顶着书包四处乱看就知道她没带伞。

“你也没带伞吗?”郁莎莎见左清过来的时候还以为他带伞了,结果仔细一看发现他也淋着呢。

左清摇了摇头,郁莎莎翻了个白眼,“没带伞你过来干嘛?!”

郁莎莎根本不知道自己妆已经花了,白眼翻得特别渗人。

左清看着她的脸,莫名觉得她丑得可爱,只是再往下一看,少女的短袖衬衫已经完全湿了,白色的衬衫变得半透紧紧贴在身上,她穿的胸衣是什么花纹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左清抿了抿嘴,随后说道,“你衣服湿了,去我家换身干的再走吧。”

说完,不等郁莎莎回话,左清就拽着她的手腕跑起来。

——

浴室传来吹风机的声音,左清坐在书桌前做着题,只是握着笔的手总是在一旁点点点,一点都不像他平时的样子。

“咕噜噜。”是推拉门被打开的声音。

左清脊背挺直,没有立即转头看。

“谢谢啊。”郁莎莎揉着脑后的发丝出来。

被拉到左清家里后她就被推进了浴室,手里被塞了套衣服。

照了镜子她才知道自己跟鬼一样吓人,估计她就算打车回家都没司机敢拉她。

“没事。”左清淡淡回答道,随后才终于转过头去看她。

“!?”左清看着站在房间那一头的少女忍不住睁大眼,“你是谁?”

眼前的少女一头粉发披散在身后,穿着他宽大的T恤和短裤,但一张脸白皙干净,眼眸澄澈如水,灵动剔透,五官漂亮得如同很多人喜欢的bjd娃娃一样。

郁莎莎额头青筋跳了跳,无奈地从鼻子里喷出一口气,“我,郁莎莎。不化妆的郁莎莎,认识了吗?!”

左清看了她一会儿,还是忍不住说道,“不会化妆就别化了,别人都把自己化漂亮,你把自己化丑了,何必浪费那个时间。”

“……”

郁莎莎气得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左清的书桌前,“啪”的一声用力拍在桌面上,然后指着自己的脸嚷道:“我是故意的!!”

“你让我顶着这样一张脸怎么当大姐?!别的学校的头子怎么对我服气?!怎么彰显我的威慑力!?你不懂就别瞎说!!”

左清点了点头,虽然他觉得校霸威严是打出来的,应该跟长相关系不大,但也没说什么,继续低头做题。

郁莎莎见他这幅样子气也没处使,便环视了一圈他的房间。

他住的地方不大,很简单的单人公寓,四四方方就这么大点。

不过挺干净的。

郁莎莎望了眼窗外,还在哗啦啦地下雨,她后退几步,直接倒在了左清的床上。

左清听到床上发出的动静回过头,看到郁莎莎优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躺他床上玩手机忍不住皱了皱眉,“你还不走吗?”

郁莎莎闻言放下腿,“你让我怎么走?”

“这里有伞,你打个车就能回去了。”

“……”郁莎莎从床上站起来,揪了揪衣服的领子,无奈道,“我就这么回去?我内衣都没干晾着呢。”

“……”郁莎莎说的这么直白,左清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头,不过声音依旧冷冷清清,“难道你还要住我这吗?你一个女孩不知道呆在男生家里过夜很危险么。”

“呵。”郁莎莎不屑地笑了一声,“你打得过我?”

左清:“……”

她如今这幅模样,他都忘了她是女校霸了。

果然,她确实得化那个丑妆。

——

房间内一片安静,只有外面传来的雨声。

郁莎莎玩着玩着就忍不住转头看向坐在书桌前的左清。

“你一个人生活?”郁莎莎转了个身,侧身躺着,手肘支着脑袋问道。

“嗯。”

郁莎莎本来还想问问他父母,但又怕戳到他什么伤处,便闭了嘴没有问。

“你平时除了学习还干什么?”

“吃饭睡觉。”

“真没意思。”郁莎莎摇了摇头。

两个人就这样时不时聊两句,基本都是郁莎莎问左清简单回答。

郁莎莎最后发现左清真的是非常无趣的一个人。

除了学习、看书、看新闻什么娱乐活动都没有,游戏不打,综艺不看,电视剧漫画更别提了。

他只有两个爱好,阅读和刷题。

不过看他住的地方,想也知道他是想通过学习改变人生吧。

但人怎么能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,这样容易变成傻子吧。

“喂,你写完作业了吗?”郁莎莎看了看时间,都十点半了。

“写完了。”

郁莎莎一听他说写完了立刻下床夺过他的笔,把练习册合了起来,拉着他的手腕把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,然后一把把他推到了床上。

虽然左清个子大,但郁莎莎力气也大,用的都是巧劲,左清根本没法反抗就倒在了床上。

左清原本平静的眼眸透出些许慌张,看着站在床边的郁莎莎不知道她想干什么。

他眼睁睁地看着郁莎莎跪到了床边,然后朝他倾下身。

左清右手抓紧了床单,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,看着那张漂亮到不像话的脸心脏砰砰地剧烈跳动着。

就在他以为会发生什么的时候,他的胳膊被猛地一拽,然后上半身直立起来。

“这么大个男人怎么这么弱不禁风,一推就倒,啧。”郁莎莎把左清拉着坐起来,然后坐到他旁边,举起手机,“陪我看会儿综艺,天天学学学也不怕学傻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王爷请你莫要近身 招惹上美强惨那些年 撷明月 登堂入室 穿书后我给自己挖了许多坑 玉无香 穿书女配之不期而遇 反派她又把作精欺负妖化了 暴宠:许你一抹阳光 带着物资穿成年代文里的反派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