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三个月(1 / 1)

大船在水上行驶,便是没有晕船症,成日事事都在船上度日,整个人也变得浑浑噩噩的。

没有经历,方才不明白其中的难言之隐。

家有娇妻稚子,一旦闲下来,沈斯南便满脑子都是妻儿的身影出现。他都快要怀疑自己得了妄想症。

文历升对他的情况惜字如金地表示,“八公子鲜少在外久留,因此离开数日便开始不习惯了。”

显然,沈斯南对他的话没什回应,明明他更在意的是想念妻儿,哪有习不习惯一说。

他心里有点酸涩,转念一想文历升似乎还未成婚,想要与他沟通的欲望都削弱了。没有妻儿的人哪里能懂他想得在哪个点上,分明是对牛谈情。

沈斯南不愿与他继续讨论这件事,当即岔开话题问道:“算着都过了近一月了,这是快要到了没有?”

当真是人在海上坐,方才能体会其中。

这日日到甲板上望一望周边,似乎都是一个模样。让你分不清其中的不同之处,更别提相求求知身在何处。

大概只有大船知晓它在何处…

文历升沉吟片刻,回道,“文某算着日子因是差不多了,没有意外的话,应该是在过几日就能靠岸。”

他们的人不是没有寻开船的船夫问过话,以船夫多年架船的经验,过不了几日了。

如此甚好,在水上行虽然新鲜,久了也烦恼。沈斯南现下只想站到陆地上透一口带有花草树木的气息。

沈斯南点点头,立刻打起精神来,早些到了在外海办完事,便能早些回去见心心念念之人了。

文历升见他不语,奇异地看着他,“沈八公子还在为方才那事苦恼?”

听起来不算什么大事,男儿志在四方,思家说出去容易令人捧腹大笑。

沈斯南随口敷衍,“既然是靠岸的日子不远了,我便没必要愁动愁西,不如多想想要买些什么东西回去。”

文历升他们上一回出手中原带过去的物件,是在外海岸口,卸货当场就让围观的异族人抢买干净。所以他们需要操心的不是怎么卖出去,而是买什么进来。

至于最终沈斯南他们买了什么回去,当然是中原少见的,稀有的,算得上是贵重的。

出一趟耗费太久,怎么也该心大点一回能挣到令自己心服口服的银钱,否则怎么对得住在海上漂行许久的功夫。

…….

眨眼间三个月便如流水一般消逝。

沈颂榛也即将七个月大了。

这日,沈奚约了孔秩幽在银玄阁见面。缘由嘛,是沈奚自打产子以后,先前的衣裳都没法穿了,她打算多定制几件衣裳。

女子爱美是天性,且在美这一门学问上非常的勤奋好学。多是在意她人给的意见,方面参考自己选择。

同样,有孔秩幽这个主子相陪,银玄阁给沈奚只会奉上最好的。

其实,也是这段日子,姑嫂二人都忙着照顾自己的孩子,连见面都间隔许久才能见上一次。

沈颂榛爱闹,现下对外面尤其好奇的紧,又是粘着孔秩幽,令她分身乏术。

孔秩幽出行便把他也带上了,自然是有红樱、白荷两个丫鬟跟随,帮忙照顾小主子。

马车缓缓停在银玄阁门前,那边厢停靠的孔府的马车认出了来人。

与五姑奶奶道明,大奶奶已经带着小公子进铺子里去等候她了。

待到孔秩幽行到齐娘子准备好的厢房里,就见沈奚正在与孔颐栒大眼瞪小眼,拉扯一本画册。

孔秩幽笑意盈盈地询问道:“阿栒在玩什么呢?可否让姑母看看?”

孔颐栒甚是喜欢这位长得好看的姑母,每回见到人都要扑上去讨抱,没少和表弟沈颂榛因此“过招”。

孔颐栒接近一岁了,他已经开始会一个字一个字念出声,知晓面前这位是他的亲家母,甜甜地喊了一字,“姑…姑…”

若不是眼下周围见不着鸟雀的身影,大伙儿都要以为他在逗鸟雀玩呢。

沈奚见状,手快地从自家儿子手中扯出画册,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手伸在背后暗暗朝着孔秩幽竖了根大拇指。

还是妹妹厉害…

孔颐栒没看见,被白荷抱在怀中后来一步的沈颂榛确实好看看得一清二楚。

眼珠子转溜着没闹明白舅母在与母亲玩什么哑谜,慢吞吞地伸出短小的拇指,学着沈奚摇了摇。

孔秩幽向着孔颐栒,自是没看到这一幕,柔声细语在与侄儿话干谈。

摸了摸孔颐栒的发顶,孔秩幽夸赞道:“阿栒又长大了,日后便能长成一个翩翩公子。”

孔颐栒最喜欢姑母柔柔的笑脸了,咧开嘴直笑。

反倒是意外看到这一幕的沈奚惊诧了,惊叹道:“阿榛!阿榛!还是你聪慧啊!都能学着舅母摆弄手指了。”

经她提醒,孔秩幽微微转过身去看了眼,见沈颂榛傻乎乎地用另一个手去掰扯拇指,便知这孩子又开始有样学样了。

孔秩幽无奈到:“他近期最爱学人了,我若是叹气,他的叹气声下一刻必定漏不了。”

沈奚十分感概,孔氏兄妹俱是聪慧,连着两个下一代都随了他们的聪慧。

她道:“时而看阿榛很是像八弟,时而又特别像幽儿你。”

说着说着,沈奚突然面露惊异,奇道:“甚至有时候,我好似在阿榛脸上看到了你大哥的神情。还比如说,阿栒、阿榛可真是表兄弟啊。”

也幸得他们相继出生,日后也能有人作伴。

孔秩幽轻点下头,赞同道:“我与大哥是兄妹,阿栒、阿榛许是一部分偏像我们,这才有了相似之处。

对了,大哥可都写信回来了?”

提到丈夫,沈奚便满心满眼都是他,她甜蜜地笑了起来,“表哥他说等考完科举便回来。”

实是孔漓前往长安许久,孔颐栒连亲爹是哪位都认不得,沈奚没忍住在写给孔漓的信上说了此事,这回孔漓便回信说他考完试后立即回来。

大哥安好,孔秩幽没有担忧。

她打趣沈奚道:“瞧把大嫂你给高兴的,好似大哥就在面前似的。”

孔颐栒同样好奇地看着母亲,与他争执的严肃相差太大,这喜滋滋的样子让他觉得奇异。

沈奚也问起了沈斯南,“池州那边可有消息?八弟他们也该回来了吧…”

池州暂且没有消息传来,孔秩幽知晓这种事急不得,也一向让自己放平心态来宽心。

她摇头道:“可能在回来的路上了吧…”

最新小说: 撷明月 登堂入室 带着物资穿成年代文里的反派娘 穿书后我给自己挖了许多坑 招惹上美强惨那些年 王爷请你莫要近身 暴宠:许你一抹阳光 穿书女配之不期而遇 玉无香 反派她又把作精欺负妖化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