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茄小说网 > 女生耽美 > 以言铭心 > 第330章 东宫药人案3

第330章 东宫药人案3(1 / 1)

皇宫南大门。

昨日,黄若羽问诊失败后,她回府思索了很久,后来她想到太子喜欢医术,不如手抄几本爷爷的医书送予对方,说不定可以得见一面。

是以,她连夜手抄了一本黄御医的《杂说医案》,天一亮便洗漱打扮一番,直接进宫。

“黄医女请进。”宫门侍卫查看了腰牌与所携之物后,恭敬请道。

黄若羽露出甜甜一笑,进入宫门直奔东宫。

奇锦在止吐丸的药力下总算睡了一个无梦的觉,但此觉时间不长,辰时末他便悠悠转醒。

“殿下感觉如何?”兰雪挂着深深的黑眼圈,一脸担忧地相问。

“昨晚...”奇锦起身透过门扉看向外面,“到底发生了何事?”

见对方神志清醒了很多,兰雪有些迟疑道:“昨晚...在外院中发现了...”说着她附耳悄声说了句,“弃尸...”

“弃尸?”

“而且,根据宫廷侍卫长的初步判断,那尸体很可能是女性...”

“谁人如此大胆!”奇锦咒骂了一句,忽而想到先前兰雪中毒一事,霎时,他的心被紧紧捏住,查看道,“兰雪!你有没有受伤?!白雪呢?”

“殿下,奴婢和白雪无恙。”兰雪安抚着回道。

“兰雪...”奇锦回回神,发现兰雪一脸憔悴,他心疼道,“照顾本宫一夜,你也累坏了,下去休息休息罢...”

“嗯...”兰雪微红了眼眶,不放心地摇头道,“奴婢要留下...”

“我好多了,兰雪你不用担忧,下去休息罢...若你倒下了,白雪一人,恐照顾不好我...”想到东宫中的异动,为了兰雪、白雪,奇锦决定此事必须追查到底!

“......”兰雪依旧摇头,有些执拗道,“奴婢真的不放心,就在这守着殿下...”

奇锦还想多劝几句,却正逢白雪端着早膳进屋禀报道:“殿下,那位黄医女又来了。”

“...回绝了她便是。”见白雪将早膳放在面前小几上,奇锦也提不起多少食欲。

“可她带来了黄御医的《杂说医案》抄本。”白雪将一碗银耳羹端给对方,语气平稳道。

奇锦知道自己胃里只剩酸水,见白雪如此用心,准备的是甜口银耳羹,他还是接过玉碗抿了几嘴,口中的苦味总算缓解了一些。

对于自己的病情,他是十分在意的,所以不管是什么医书,他都有兴趣。可他确实不想接见黄若羽,特定情境下,见适龄女子,总会让他想起自己与小阎儿的疏远,徒然增长了惆怅...

兰雪知道殿下想要医书,便提议道:“不如奴婢准备一道厚实些的屏风,殿下接见黄医女便可不用当面相见。”

奇锦犹豫了一阵,想来还是自己的病情重要,便应允了。

一刻后,黄若羽听到传唤,心下有些小鹿乱撞,想着爷爷的医书果然凑效了!

她做了几个深呼吸,调整了仪容缓缓进入内院。

来到殿内行完礼,抬眸之际,黄若羽见到一道硕大的屏风,只能印出人形轮廓,她不禁愣住了...

“此前,姑娘多次前来问诊,本宫多番回绝是怕坏了姑娘名声。”奇锦淡然开口道,“故,今日接见,本宫特令他们搬来这道鸟兽逐花屏风。”

黄若羽心里知道太子这是有意避嫌,倒也不打紧,今日能进东宫,也算前行了一步。

“小女听闻殿下喜欢医书,这本是小女手抄了爷爷留下的《杂说医案》。”她边将医书呈递便道。

白雪接过医书拿给奇锦后,又从一旁拿出一盒精致点心,恭敬回礼道:“这些时日,姑娘辛苦了,这是殿下的谢礼。”

黄若羽看到回礼很是开心,不禁露出一个矜持又甜甜的笑,有些讪讪道:“殿下不必客气,这些都是小女分内之事...”

奇锦拿到医书已经开始翻阅,他想找找看,久负盛名的黄老御医是否记录过有关癔症的医案,然而,大体浏览下来,并没有...

“本宫确实喜欢攻读医书...”奇锦将医书放下,身形未动礼貌道,“黄姑娘有心了。这些糕点都是姑娘家素来喜欢的口味与花样,有来不往非礼也,黄姑娘就拿着罢。”

黄若羽一听,觉得殿下实属贴心,她矜持道:“那,小女却之不恭了。”

话音一落,不甚熟悉的两人忽然没了说头,殿内霎时陷入了莫名的安静中,尴尬正在蔓延...

奇锦见东西已然拿到,正想着用何种由头结束这次接见...

而黄若羽却在思索,该挑哪类医术来引发话题...

不过,未等两人想出定数,外院却有了奇怪的动静!

一个小公公也不知怎地,忽然发狂横冲直撞!力气之大,速度之快,让他一路冲进了内院!!

“啊啊啊啊——还我手来!我的手!!啊啊啊——还我脚!!我的脚...”

“?!”离门扉最近的黄若羽没有防备,一回头就见有人张牙舞爪地向她袭来!“啊啊...”

幸得白雪反应快!一手抓住了小公公的腰带!!

黄若羽惊恐地跌坐在地,拼命向后退去!!!

小公公眼见猎物越来越远,疯狂扭动身躯,狰狞着想扒拉掉身后的钳制!

白雪见目标行动没有章法,一松手一旋身便是迅捷猛烈一腿袭出!!

砰一声巨响!

出乎白雪意料的是,对方完全没有抵挡措施,直接就着力道摔向巨大的厚实屏风!!!

“殿下!”守在太子身边的兰雪不顾自身安危,一冲而上就想抵挡岌岌可危的大屏风!

啪!

奇锦利用身高优势早早行动,双掌蓄力便是一道掌风击出!

笨重的屏风宛如在风雨中飘摇,不知终点在哪...

身手敏捷的兰雪和白雪见此,纷纷运转内力,弹跳着向后退去!离开危险区域!!

独独剩下那个小公公和黄若羽处于屏风的阴影之下!!!

奇锦伸手蓄力一扯,将撕下的帷幔用力掷出!!

帷幔如蛇盘动,险险缠住屏风底座一角!

随着奇锦旋身一拉,屏风翻倒之际,底座一角高高翘起!正好险险停在半空中,而其下正是跌坐在地的黄若羽!

因着太子一番灵活操作,屏风虽倒却未发出过大的声响!

“黄姑娘!”

“啊!”经人一叫,黄若羽总算回神,连滚带爬地从屏风之下撤出来!!

“啊啊啊啊!”发狂的小公公因为被重物压制,拼命抓挠屏风!

只听嘶啦一声!

厚实的布料扯出一道大口!

小公公如同僵尸一般,从撕扯的布料口中狂叫着冲出来!!

黄若羽已经六神无主,尖叫一声只想挨着什么人!

奇锦出于本能,松开帷幔后,他拉过黄若羽护在身后!!!

“殿下!”

见目标行动,兰雪、白雪齐齐出招!两人利用灵活的小身躯直接跳到小公公身上!

经过一系列翻身转动,加十字扣乘等制敌术,小公公砰然倒地,被压制在地!!

“啊啊啊!还我的手!我的脚!我的手!!我的脚!啊啊啊!!!”他发狂地嘶喊着,仍不忘伸着血淋淋的五指,索要手脚!!

与此同时,本在休息的陆七一个警觉睁眼!随后就见一道模糊的身影窜出!

发狂的小公公虽然动作破绽百出,但力气不小!他狂叫一声,双臂发力,愣是将兰雪姐弟二人狠狠甩开!!

“!!!”奇锦倏然一惊!大步一踏,一出掌风,吹起地上的帷幔的同时,他大步滑过!接下帷幔的头部,他极速换腿,绕着小公公!!

“嗯嗯啊啊啊!”被裹成粽子的小公公试图努力伸展手臂,撕扯开帷幔!

奇锦一凝神,大步一踏!

帷幔收紧后,小公公被拉扯着依附在了一根柱子上!!

奇锦未做停留,绕着目标又快速转了两圈!试图将之牢牢固定在柱子上!!

可惜!发狂的小公公胡乱抓着帷幔,竟然寻到了一处突破口!!

“啊啊啊啊!!!”

奇锦见此一惊!赶忙往后撤去!!

胡乱挣脱开帷幔后,小公公定睛一看,又寻着黄若羽直直冲去!!!

奇锦:“!!!”

说时迟那时快!陆七及时赶到,抽剑刺中目标的双腿!!

小公公没有防备,直接向前扑倒!头部砸中案几一角,当场昏倒!!

黄若羽看着一切,惊魂未定地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...

兰雪、白雪双双捂着伤痛处,急急回到奇锦身边!

“殿下可有受伤?”

奇锦:“本宫无碍,倒是你们...伤在哪儿了?”

陆七收了剑后,拿下腰间的金丝绳索将小公公五花大绑,并固定在柱子上!随后,他走过几步,问道:“姑娘可有受伤?”

黄若羽看看一身侍卫服饰的男子,讷讷地摇摇头...随后,她一反应,赶紧拖着酸软的双腿,跪到太子面前感谢道:“谢殿下相救...都是小女无能...”

“黄姑娘!”奇锦一把拉起对方,严肃道,“兰雪交给你!”语罢,他领着白雪来到一角,准备给其看伤...

黄若羽反应了一下才发现身边的兰雪脸色不佳!

“兰雪姑娘,让我给你看看伤...”

一刻后,兰雪、白雪的伤势处理完毕,幸好,两人受的只是一些皮肉伤,未伤及筋骨。

同时,陆七也处理了小公公双腿上的剑伤,为其撒上止血伤药包扎完毕。

奇锦来到陆七身边,看着昏迷的小公公,一脸纳闷,从昨晚开始,东宫可谓是怪事连连...

黄若羽从殿内角落出来,见到太子一脸凝重,欲帮忙的她几步上前,自荐道:“可否让小女给这位公公诊诊脉?”

奇锦沉吟片刻,点点头以示应允。

黄若羽多番查看诊断后,很是疑惑道:“这位小公公脉象猛烈蓬勃,热邪聚集上涌,这是用药不当的典型案例。我在爷爷的《杂说医案》中见过。”

奇锦一听,几步走过,拿过那本医案,与大伙一起翻看起来。

“正是这篇。”黄若羽指引道。

“采用气热血热之药...”奇锦轻声念着,“例如人参,巴戟天,仙茅,海马,再大补鸡鸭鱼肉,让肝火四窜,脾胃湿热,热邪之气循环直达脑门...用量过分,致使食用者狂躁,反胃...一旦配合曼陀罗与闹羊花,人会呈现发狂状态...”

兰雪、白雪听完配方,心下一惊!密室中的药人,所用药物就有这些热血热气之药,而且为了让药人处于昏迷状态,他们也用了一定分量的曼陀罗...不过,除了这些,药人所用药中还有平肝降火,凉血凉气的药物,以求平衡。

奇锦也懂药理,对于医案中所记载的反胃现象,他是在意的,毕竟自己这段时日时常反胃...

黄若羽并不知道那三人心中的忧思,接着道:“这位小公公不仅用药过量,身上还有多处瘀伤...”

奇锦回神查看,发现对方身上的瘀伤乃是宫廷杖刑留下的,说明这个小公公最近犯过事...

就在大伙思索查验之际,不知外院已有人偷偷前往通报。

宫廷侍卫姗姗来迟,带头者恭敬侯于内院门外,大喊道:“太子殿下,出了何事?”

“陆七,兰雪,拦住他们。”

“是!”

陆七与兰雪领命后,前往院门解释,说是屏风不甚翻倒,引起了一点骚乱。

宫廷侍卫见太子的贴身婢女与暗卫都在,便不再多问,继续回岗值守。

旭雄殿。

皇帝本想封锁消息,不想玶妃行动如此迅捷!竟敢直接闹上大殿!

自从知晓鹦鹉下毒事件真相后,皇帝对玶妃已经失去了宠信,但看在对方是奇锻亲母的份上,皇帝本想睁一眼闭一眼。

如今再生事端,他的心越发往下沉去,太子就是他的逆鳞!

皇帝知道玶妃一次不成还有下次,便想看看对方到底欲作甚。

“宣玶妃进殿!”

刘公公是了解陛下心性的,也知晓鹦鹉事件,他看着双方,觉得宫中又要再生风波了...

“宣——玶妃进殿——”

玶妃哭得梨花带雨,娇弱进殿,将在殿外说的话又断断续续,哭哭诉诉地说了一遍...

“萃梨身子娇弱,长得又有几分姿色...臣妾真怕她...呜呜呜...凶多吉少啊...”

皇帝:“你说的萃梨,何时失踪的?”

玶妃:“昨日傍晚时分便已不见人...臣妾派人寻遍了能寻的地方...就是不见人...”

言下之意就是,萃梨很可能在她无权涉足的地方,比如东宫。

皇帝沉吟着,面色越发难看...

大臣们面面相觑,心下正揣摩着上意...

有些人以为,玶妃向来受宠,虽说只是一个宫女失踪,陛下说不定也会大张旗鼓地寻人,博美人一笑...

有些人则以为,州县还有饥寒交迫的百姓等待营救,这个宫女只是失踪了而已,还没严重到需要陛下亲自过问...

吏部侍郎左泰见陛下脸色难看,而时间却在一点点地流逝,如此下去,今日还未定论的国事又要停滞不前了,是以,他正欲上前谏言,不料殿外传来紧急叫唤!

“陛下——陛下——”东宫的小公公腿脚飞快,神色紧急地跑上台阶,跪在大殿之外,“东宫...东宫出事了!”

一听东宫出事,皇帝猛然站起:“太子如何了?!”

“有人中邪,冲撞了太子!”那小公公喘息着道,“小的不敢迟疑...嗯...即刻便来通报了...”

听及此,殿内大臣开始议论纷纷,宫女失踪在先,眼下东宫还有人中邪,难道是流年不利?

此时跪地垂眸的玶妃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,时机正好!

如此一来,陛下想为了太子,将残尸一事掩盖,怕是要泡汤了!

“今日散朝!”皇帝二话不说,带着刘公公直接出了旭雄殿,前往东宫!

最新小说: 撷明月 登堂入室 带着物资穿成年代文里的反派娘 穿书后我给自己挖了许多坑 招惹上美强惨那些年 王爷请你莫要近身 暴宠:许你一抹阳光 穿书女配之不期而遇 玉无香 反派她又把作精欺负妖化了